您的位置 : 最个性小说 > 小说库 > 总裁豪门 >缘溪而婚

更新时间:2019-08-27 13:28:36

缘溪而婚 已完结

缘溪而婚

来源:作者:松子西分类:总裁豪门主角:燕白溪 恒溯回

“我爱了你十几年,你却要和别人订婚?燕白溪我告诉你,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恒少的女人。”恒溯回阴沉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。燕白溪看着这个从小就有些害怕的男人,想起了儿时花园的木马和记忆中那个倔强冷漠的男孩。记忆重叠,十年守候,爱是否能重来?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B市圣永酒店内,正在举行着一场浪漫的订婚仪式。

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,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
司仪站在两人中间,面含微笑的问道:“付瑾瑜先生,您是否愿意与燕白溪小姐订婚,缔结爱情誓言,一生一世不离不弃?”

下方宾客发出一阵欢呼,就在众人期待新人美满结合的时候,付瑾瑜表情却是一变:“不愿意。”

“什么?”燕白溪猛然抬起头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付瑾瑜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不愿意,与燕白溪订婚!”

燕白溪甜蜜的笑容凝结在脸上,她睁大眼睛,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。

但很可惜,付瑾瑜表情认真,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!

台下,宾客们哗然。

“为什么?”燕白溪不可置信地看着付瑾瑜,她跟付瑾瑜相恋三年,从未有过争吵,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要拒绝她?

被燕白溪注视着,付瑾瑜的目光有些闪躲,他不肯直视燕白溪的双眼,目光一直往台下撇。

燕白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正好看到堂妹燕龚玲坐在宾客中间,脸上笑容似笑非笑,很是幸灾乐祸。

燕白溪顿时一噎,重新将目光放回付瑾瑜身上,正要再问,却听付瑾瑜道:“反正我不会跟你订婚的!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!你别再问了,也别再缠着我了!”

说完,竟然不顾身旁惊愕的司仪和会场的宾客,转身往台下走去。

订婚司仪大概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看着付瑾瑜离开,尴尬地笑了两声,道:“额,这位先生可能是想要给他的未婚妻准备什么惊喜……”

燕白溪却知道付瑾瑜刚才的表情不是开玩笑。

看了看下方茫然的宾客和燕龚玲唇边的笑,燕白溪一咬牙,提着裙子追了出去。

“付瑾瑜,你给我站住!”

付瑾瑜并没有走远,燕白溪刚离开会场,就在走廊窗边发现了一身白色礼服的付瑾瑜。

他看着燕白溪追出来,眉头皱得更深。

燕白溪却硬是忽略他眼底的不耐,追问道:“我们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?为什么忽然反悔?”

付瑾瑜眼神闪烁:“燕白溪,是你骗了我,我只是不想继续被你骗下去而已。”

“什么?”燕白溪根本听不懂他的话:“骗了你?我什么时候骗你了?”

提起这个,付瑾瑜的情绪激动起来:“你说你是燕家的小姐,结果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姐!是你骗我在先,我才会这样对你的!”

燕白溪几乎要被气笑了:“我一直姓燕,可我不是什么小姐,燕家早就败落了,在认识你之前就败落了!”

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千金小姐,付瑾瑜为什么会觉得她骗了他?!

刚才还指责燕白溪的付瑾瑜立刻回过头去,道:“反正我不会跟你订婚的!”

燕白溪这下真的气笑了,不顾自己穿着订婚的长裙,一把将想要逃走的付瑾瑜拉住,道:“你给我说清楚,到底什么叫我骗了你?付瑾瑜,你跟我在一起之前,难道不知道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吗?”

付瑾瑜一句话都回答不上来,也不回头看燕白溪,明显心虚的模样。

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燕白溪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柔媚嘲讽的女声:“诶呦,我的好姐姐,人家都说不想娶你了,你何必死缠烂打呢?”

听到这声音,付瑾瑜似是松了一口气,立刻挣脱了燕白溪,站到来人身后去了。

燕白溪回头,看到燕龚玲正依在拐角处。

她今天也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,鱼尾裙摆包裹住她玲珑的曲线,跟付瑾瑜站在一起,居然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。

燕龚玲浓妆艳抹的脸上勾着讥讽的笑容:“谁说燕家败落了?燕家好好的,只是你爸妈自己作,一个把自己作进了牢里,另外一个直接作死了,这跟我们燕家有什么关系?”

看到此人,燕白溪伸手去抓付瑾瑜的手立刻收了回去,放在自己身前,暗自捏成了拳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燕龚玲,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“没有关系?”燕龚玲冷冷一勾唇,身子自然而然地依靠在了付瑾瑜身上,很是得意道:“这可是我的爱人,你追着我的爱人死缠烂打,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?”

燕龚玲的爱人!

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立刻便将燕白溪劈傻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,在订婚仪式上当众拒绝自己的未婚夫,居然已经跟自己的堂妹在一起了!

偏偏这时,付瑾瑜又说了一句:“没错,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玲玲,是你一直骗我,我才没有跟你说清楚的。”

“付瑾瑜!”燕白溪失望之极地看着他:“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话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“得了,燕白溪,别在这里装可怜了。”燕龚玲却是不耐烦了,一步插到燕白溪跟付瑾瑜中间,脸色笑容褪去,冷冷道:“你在我家蹭吃蹭喝那么久,这是你应得的,也不想想,要不是我父亲收留你,现在有没有你还不一定呢,燕白溪,做人可不能恩将仇报!”

燕白溪好笑地后退了一步,看着这一对狗男女:“你确定是我欠你们的?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趁着我父亲出事,硬将我们家的公司收购过去,我母亲也不会去世,到底是谁恩将仇报?”

提起当年的事情,燕龚玲的眼神难免有些闪躲,但很快,她又强硬起来:“我们当年是为了帮你,谁知你母亲那么不争气,拿了收购公司的钱还跳楼自杀了,要怪你也应该怪你父母。”

提起母亲的去世,燕白溪心中一阵抽痛,父亲入狱时候,家中唯一一家盈利的公司被燕龚玲的父亲骗走,对方却只给了母亲一半的钱,父亲欠下巨额欠款,追债的人每日上门讨债。

母亲是受不了压力才跳楼自杀的,燕龚玲一家就是间接凶手!现在居然有脸来说她恩将仇报?

燕白溪咬牙道:“燕龚玲,你们这样做事,是会遭天谴的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豪门小说
  2. 霸道总裁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豪门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